农场主小姐

塑料小人儿爱好者

【一期三日】一期一会

♥️♥️♥️♥️♥️

mika啾:

  这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一期一振谨慎的观察着四周,确认这里没有溯行军的踪迹才悄悄松口气。
  不远处种着一颗高大的樱树,浅粉色的樱花瓣如雨一般飘飘扬扬洒落满地,鸟雀的啾鸣声清脆悦耳,凝神细听甚至还能听见泉水的涓涓流动。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期一振眼中难得显现了茫然的神色,他只身在此处却没有一丝关于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的记忆。
  必须尽快赶回本丸,如果让弟弟们为他担心,那他真的是一个不合格的兄长了。
  正当一期一振思考这里到底是什么时代什么地方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的接近一期一振。
  之后是略带惊喜的声音,“御前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道声音实在太过熟悉,仿佛在本丸听过很多次,一期一振下意识望过去,对上一双含有新月的深蓝眸子。
  来人穿着一身庄严华美的绀蓝色狩衣,如夜空一般颜色的发,以及美丽到不可方物的熟悉姿容。
  一期一振几乎是下意识叫出了来人的名字——
  “三日月殿下?”
  三日月宗近停住脚步,眸中的惊喜褪去大半,惊疑不定的打量着他。
  “御前大人怎么这番打扮?”三日月宗近问出心中疑惑。
  一期一振不明所以的抬起手,他这身打扮有什么不对吗?身上穿的是粟田口家族的黑色军装,水蓝色的短发整齐洁净,无论怎么看都还是那个温柔优雅的粟田口长兄。
  三日月宗近静静的看着一期一振的动作,不解的询问着:“此时的御前大人不应该守护在秀赖大人的身边吗?”


  说什么守护在秀赖大人的身边……
  一期一振苦笑着,“三日月殿下快别戏弄我了。”
  虽然身为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宗近并不像是如鹤丸一般会作弄于他人的刀剑,但此时发生的一切也只能这么解释。
  “三日月殿下?”三日月宗近眨眨眼,竟显得他有几分懵懂可爱。
  “御前大人是什么意思?此番前来是想和我划清界限吗?”三日月眸中最后一丝期待也逐渐冷却,他勾起唇角,眼中却无一丝笑意。
  三日月宗近向前跨了一步,离一期一振越发的近,他这才发现眼前的青年身高似乎不对。
  好像比之前矮了许多。
  “三日月殿下!”一期一振神色更加的无奈,“这难道是三日月殿下联合鹤丸殿下与主殿给我的惊吓吗?”
  本丸那不靠谱的主殿还真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只是三日月殿下怎么会答应主殿无理取闹的要求就足够令一期一振费解了。
  “惊吓?”三日月轻轻摇头,发间的金色流苏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时不时划过染着一抹晕红的眼尾。
  即便是在本丸见惯天下五剑最美之刃的绮丽姿容,一期一振此时也不免看的晃神。
  明明清楚这或许是主殿的恶作剧,一期一振却不由自主的从心中升起一股奇怪的熟悉感,属于人类的心脏跳动的频率不知何时失去了控制,莫名的情绪在胸口涌动着,仿佛快要溢出来。
  三日月宗近似乎察觉到一期一振的异状,他突然抓住一期一振的手,含着新月的眼定定的注视着青年惊慌无措的琥珀色眼瞳。
  “自秀吉去世后,御前大人便与我日渐疏远,真当我迟钝到没有丝毫感觉吗。”
一期一振僵着身体,话梗在喉咙中,心跳的节奏更加的乱,他逐渐意识到这似乎并不是他所认为的恶作剧。
  至少三日月殿下绝不会对他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
  三日月殿下看似温和,却与每位付丧神都保持着距离,他只会笑着称呼他为一期君,像这样握着他的手叫他御前大人的殿下,绝无可能是三日月宗近吧……


  接连听到熟悉的名字,一期一振终于忍不住猜测到,或许他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代。
  “三日月殿下,能否告知我现在是什么年代?”一期一振这句话问的尤为艰难。
  三日月宗近颇为奇怪的瞥了他一眼,正想回答却发现手中握着的温度突然消失。
  一直站在他面前的蓝发青年,在他一晃神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
  留下的唯有一地的浅粉樱瓣。


  “一期哥?一期哥?”
  “呜呜一期哥,都怪我不好……”
  药研用蘸着水的棉签点在蓝发青年干燥的唇上,蓝发青年的眼皮动了动,在一众短刀期待的目光中缓缓苏醒。
  “一期哥你终于醒了!”一期一振睁开眼,茫然的看着围在自己床榻边的弟弟们,橘色头发的短刀一下扑到他的怀中使劲蹭了蹭。
  “乱?”一期一振轻柔的拍着乱藤四郎的背,轻声安慰着,“怎么了乱?”
  “一期哥你不记得了吗?”药研担忧的看着一期一振,“我们在出阵时遭遇了检非违使,一期哥你为了保护乱受了重伤,已经昏迷两天了。”
  “……检非违使?”一期一振大脑迟钝的转动着,记忆逐渐复苏。
  所以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吗?
  不知道为什么,一期一振抚着胸口处,总觉得这里酸酸涩涩的,非常不好受。
  “一期哥这里不舒服吗?”弟弟们关心的询问着。
  一期一振连忙安抚弟弟们,等到短刀接连离开他的房间一期一振才有了独处的时间。
  本丸的天色已经黑透了,月亮钻了出来。
  一期一振鬼使神差的披上外套打开房门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庭院。
  熟悉的蓝色身影坐在那里,一期一振走近,唤了声三日月殿下。
  “是一期啊?伤没关系了吗?”三日月捧着一杯茶在皎洁的月色下微笑着,“今晚的月色还真是很美妙呢,一期也来赏月吗哈哈哈。”
  ——是同一个人。
  梦境中的三日月殿下和眼前的三日月殿下是同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一期一振却觉得两位殿下实则有很多不同。
  梦中的三日月殿下眉眼间并没有眼前这位那样温和豁达,他看着他的眼神,也没有眼前这位殿下那么疏远冷淡。
  “三日月殿下……”他情不自禁上前一步,“我所失去的那些记忆是否与您有关呢?”

评论(1)

热度(50)

  1. 农场主小姐mika秋 转载了此文字
    ♥️♥️♥️♥️♥️